尊敬的会员   
网站首页 >> 新闻 >> 文章内容

诺安优化配置混合基金净值:上海新阳的光刻胶魅影:多次跨界均以失败告终,难逃“蹭热点”之嫌

[日期:2021-10-25]   来源:  作者:   阅读: 0[字体: ]
  上海新阳(300236,股吧)(300236.SZ)的固有业务为电子化学品,在上市之初通过收购涂料业务维持了短暂的高增长,自2014年起,公司相继涉足大硅片、高纯氧化铝材料、晶圆级封装技术、面板显示用黑色光刻胶等高科技领域,均无疾而终。

  近日,上海新阳拟通过定增募集不超过14.50亿元资金用于集成电路制造用高端光刻胶、集成电路关键工艺材料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募资规模与公司的经营性净资产相当,在193nm(ArF)干法光刻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尚未取得阶段性成果之际,这样迫切的大手笔募资是对现有投资者权益的稀释。

  扭亏有术

  上海新阳的电子化学品具体包括去毛刺溶液、清洗液、添加剂、铜互连电镀液、氮化硅蚀刻液等,占营业总收入的30%以上;50%以上的总收入来源于2013年收购的涂料业务,包括PVDF氟碳涂料、重防腐涂料等保型功能性涂料。2016年至2019年,公司的营收规模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而2018年和2019年公司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6260万元和7428万元,导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断崖式下跌至137万元和-5327万元。上述资产减值损失主要为商誉减值损失,2013年,上海新阳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了江苏考普乐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考普乐”)100%股权,对价为3.90亿元,考普乐可辨认净资产的公允价值为2.56亿元,产生了1.34亿元商誉。2018年,因原材料价格上涨、销售价格下降,考普乐的盈利水平较上年同期下降38.52%,为此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960万元,2019年,公司预计考普乐的营收增长率将从20%以上滑落至5.90%,进一步计提商誉减值准备7428万元,上海新阳通过收购助推的高增长从此告一段落。

  2019年,上海新阳的扣非归属净利润发生巨额亏损,而在投资收益的加持下,公司的净利润被扭转成2.11亿元,当期处置联营公司产生的投资收益为3.08亿元,具体方法是将所持上海新昇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昇半导体”)26.06%股权置换为上海硅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沪硅产业”)新增发的1.40亿股股票,交易对价为4.82亿元,交易完成后公司仍持有新昇半导体1.5%的股权。新昇半导体26.06%股权的账面价值为1.91亿元,公允价值为4.82亿元,换出该部分股权确认投资收益2.91亿元,将剩余1.5%的股权按置换日的公允价值重新计量产生的投资收益为1677万元,大幅提振了上市公司的2019年业绩。

  这笔股权置换的后果便是上海新阳的净资产收益率(ROE)受到扭曲,2020年4月,沪硅产业(688126.SH)成功登陆科创板,上海新阳所持股票的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2020年前三季度金额高达36.33亿元,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科目暴增为48.06亿元,公司的所有者权益被其他综合收益夸大,从上年同期的15.87亿元增长为52.93亿元,据Wind测算,上海新阳前三季度的扣非摊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0.76%。

  大硅片项目无疾而终

  上海新阳IPO募集资金净额为2.15亿元,2014年9月,公司将首发节余的8998万元募集资金作为注册资本金投入给新昇半导体,用于300毫米半导体硅片项目的建设。新昇半导体是一家刚成立的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5亿元,上海新阳的持股比例为38%,认缴注册资本1.9亿元。新昇半导体投资方包括名为上海皓芯投资管理(下称“皓芯投资”)的张汝京博士技术团队,上海新阳多次对外表示,硅片项目技术来源为张汝京博士为首的技术团队,有多年300mm和200mm大硅片研发与生产实战经验,可以确保项目在国内落地。同年,上海新阳发起定增,拟募集3亿元用于集成电路制造用300mm硅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项目,实施主体为新昇半导体,这笔定增于2016年1月获批。

  2018年3月,上海新阳以不再对新昇半导体形成控制为由,不再使用募集资金对300mm大硅片项目进行投资,剩余未使用的募集资金及利息余额为1.98亿元,公司将其中1.6亿元变更用途为用于投资新设立的公司进行193nm(ArF)干法光刻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剩余3780万元及利息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耐人寻味的是,作为硅片项目最大招牌的皓芯投资虽认缴新昇半导体1亿元注册资本,却始终没有实缴出资,多年以后相继将2500万元出资份额和7500万元出资份额转让给了上海新阳和沪硅产业,转让对价为零元。实际上,2016年11月,沪硅产业便通过收购合资方的份额成为新昇半导体的第一大股东,新昇半导体于2018年下半年才开始规模化生产硅片,这些似乎都没妨碍上海新阳被“大硅片概念”的光环所笼罩。

  2016年2月,上海新阳首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二级市场以竞价方式累计买入公司股票223万股,占本公司当时总股本的1.2114%,成交均价为26.91元/股,锁定期为12个月,至2017年11月全部出售完毕,上市公司股价曾一度冲击40元,员工持股计划大概率收获颇丰。大股东也没有错过减持机会,2016年6月,一致行动人SIN YANG INDUSTRIES & TRADING PTE LTD和上海新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悄悄减持了70万股和100万股,均价为36.97元,但未按规定履行报告、公告及其他相关义务,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花式概念“画饼”?

  自推出300mm硅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项目之后,围绕半导体产业链,上海新阳每年都会投资不同的合资公司。2015年4月,公司以5000万元投资东莞市精研粉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莞精研”),取得20%的股权,标的公司主要从事蓝宝石单晶专用的高纯氧化铝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15年下半年以来,蓝宝石市场发生较大变化,东莞精研暂缓了项目建设,上海新阳对东莞精研的投资由5000万元减为1000万元,持股比例调整为11%。

  2016年,晶圆级封装概念横空出世,该年3月,上海新阳出资1650万元,与恒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芯封(上海)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芯封”),持有合资公司55%股份;又引入硅密四新半导体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硅密四新”)投资上海新阳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阳电子化学有限公司,该子公司更名为新阳硅密(上海)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阳硅密”),硅密四新出资1100万元,取得标的公司55%的股权,上海新阳在原出资额300万元的基础上对标的公司增资600万元,持有标的公司45%股权。上海新阳多次对投资者表示,该投资旨在加速开发生产晶圆级封装湿制程设备,打造亚洲第一、全球领先的湿法工艺技术服务平台。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由于焊锡球的降价风暴,2017年6月,上海新阳将芯封55%的股权转让给合资方,彻底退出该领域。另一方面,新阳硅密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1035万元,净利润为-1153万元,2020年6月,上海新阳以1320万元将所持标的公司20%的股权转让给了关联方盛吉盛(宁波)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

  2017年8月,上海新阳又突发奇想寻求进入面板显示市场,拟以自有资金在韩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开展面板显示用黑色光刻胶开发,注册资本200万美元。2018年3月,公司又不得不承认现阶段无法完成在韩国设立子公司,拟终止该投资,未来考虑采取其他方式进行平板显示产业用的黑色光刻胶产品的研发及生产。

  2018年以后,募投项目变更为193nm(ArF)干法光刻胶研发及产业化,上海新阳正式成为“光刻胶概念股”,随着半导体产业的全球变局,光刻胶的市场地位受到了广泛关注,2019年年底开始受到资本的热捧,上海新阳的股东及高管不失时机大手笔减持,据Wind统计,截至2020年3月减持规模超5亿元。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公司股价累计上涨136.99%,受到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

  2020年11月,上海新阳发布了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50亿元,其中8.15亿元拟投入集成电路制造用高端光刻胶研发、产业化项目,3.35亿元拟投入集成电路关键工艺材料项目,拟以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从财务情况来看,上海新阳三季度末货币资金余额为2.3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20.86%,负债率不高。2020年7月,公司以3亿元投资青岛聚源芯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说明其并不缺钱。

  截至发稿,上海新阳未对《证券市场周刊》的采访做出回应。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